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妳已经睡了?玲
妳已经睡了?玲
 星期五的晚上,像过去的每个星期五一样,又是加班的时候。 
 
  好不容易把公司的事办完,已经是晚上的十时多,急忙打电话给还在唸大学 
的女友:“玲?” 
 
  话筒那边传来玲懒懒的声音:“清?怎麽现在才打给我……” 
 
  “不好意思……才刚收工,是不是出来见面?我还未吃晚饭哦。” 
 
  “十时多啦!唔……不要出来啦。见了面,吃完饭,差不多要十二时多我才 
能回宿舍,今天温习了好多个小时,现在睏得很呢!” 
 
  “呀!是为了星期一的考试吧……” 
 
  “星期一的考试佔总分的40%。不能不好好准备哦!你也快点回家睡吧, 
你的感冒还没好得完全,不要四处乱跑。” 
 
  听到了女友甜甜的叮咛,睡意涨满了脑袋。急忙拖着工作了十多个小时、腰 
酸背痛的身躯,胡乱买了些吃的,便跑回家去。 
 
  回到家裡刚好是十一时,吃了几口那个胡乱买来的外卖,开了电视,发现正 
在播刘德华的音乐节目。 
 
  (前几天玲还嚷着要看这个节目,不知道她知不知正在播这个?!) 
 
  拿起电话,拨了她那手机的号码。 
 
  甚麽?!关机了?!才十一时便真的去了睡吗?! 
 
  吃着我那晚餐,看着刘德华唱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玲跟我一样,是那种不过一两点绝对睡不着的人,而且明天是星期六,她不 
用上学,没有可能十一时便已睡。还叫我早点去睡……说不定背着我跑到哪裡去 
玩…… 
 
  这个问题在脑裡转了转,忍不住打电话给玲的好友嘉嘉…… 
 
  Bingo!同样是关机了! 
 
  我知道嘉嘉除了是玲的好友,她也是跟玲一起去跳Disco、落Pub、 
泡仔的好拍挡。而且她的鬼主意特别多,她们两个人都关了手机,定是在作怪! 
 
  想了又想,心底的暗处涌起了玲拥着别个男孩跳舞的情景…… 
 
  我下定了决心,要去偷看她们在干甚麽好事! 
 
  (要不要先要改个装扮……) 
 
  还在这麽想着,我已打开了我弟弟的衣柜,取了套衫裤,还拿了他的太阳眼 
镜。 
 
  还好我的弟弟出国工干,不用向他多作解释。 
 
  胡乱的抹了些定型水之类在头髮上,造了个乱来的髮型,照照镜,自已也觉 
得好笑。我弟弟比我高大,穿起他的衫裤阔阔的,加上这麽一个髮型,真的不像 
往常的我。 
 
  吃了两粒感冒葯……带着古怪的心情,出门去。 
 
      ※    ※    ※    ※    ※ 
 
  在Disco买门票的时候,才惊觉我的愚苯。 
 
  (我们习惯是来这间Disco,但不一定她们今天也来这里啊!) 
 
  没辨法,钱已付了,唯有进去看看吧…… 
 
  拨开布幕,隆隆的音乐,喧哗的人声,闪耀的灯光扑面而来。 
 
  (果然是星期五的晚上,气氛真不错……) 
 
  我一面静静的向牆边幽暗的角落走,一面透过我借来的墨镜,辨别着每个女 
孩子…… 
 
  才刚找到位置坐下,便已在舞池前长长的水吧台旁,发现正在随着音乐扭动 
身体的嘉嘉。 
 
  (嘿!没有找错地方!幸好她们在这裡!) 
 
  (怎麽我觉得“幸好”?!我究竟在想甚麽?!) 
 
  在嘉嘉附近看不到玲的身影,我把目光放回嘉嘉身上。 
 
  (玲可能真的睡了吧……) 
 
  嘉嘉正在忘形的扭动身子,她前面的是个二十一、二岁上下的男生,相貌好 
像不错,嘻嘻笑的,边跳舞,边跟嘉嘉谈话。 
 
  嘉嘉其实蛮漂亮,高五尺二、三左右,娇小的身躯还衬着不错的曲线。眼睛 
老是淌着水光,闪闪的望着每个男生,你一见着她,便知她是个骚货。但她这种 
自以为是万人迷的个性,郄是我不太喜欢她的原因。 
 
  正想着,已见那个男的已拥着嘉嘉在跳舞,两人的脸贴得很近,鼻尖对着鼻 
尖,似笑非笑的对望着。那男的一隻手,已不客气的轻按在嘉嘉那随着音乐扭动 
的臀部。 
 
  看着她那挪动的薄裙,我彷彿也在我的手中感到她那富有弹性的小屁股…… 
 
  (果然是个骚货!我怎麽没有想过找她干一次!她那个小屁股不知在床上会 
浪成甚麽样子?) 
 
  还在想怎样找个方法上她,却见玲满面笑容的不知从舞池哪里走了出来,她 
后面是个男的,还用双手紧紧的围着她的腰! 
 
  我脑中一片空白…… 
 
  (她真的…………) 
 
********************************************************************** 
 
  看到自已女友被另一个男的紧紧拥着那种感觉真不好受。老套地形容的话, 
大概是像胸口被人用大鎚子硬生生搥了一下那样吧。 
 
  不知是愤怒还是嫉妒,我捏了捏拳头,站了起来,要去阻止玲的好事! 
 
  正要跨出第一步,看到玲边跟嘉嘉打招呼,边很有技巧地轻轻推开那男生双 
手的围抱。看到玲的动作,还有那男生若有所失的表情,使我顿然失去了再向前 
走的动力。 
 
  (现在的情况,大概很容易被玲解释过来吧?!还是再看一下……)想着想 
着,我又坐了下来。 
 
  我坐的那个位置,是在一个高不到一尺的地台上。加上那种高高的酒吧常用 
的椅子,从高向下望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舞池及玲她们站的位置。而且这靠牆的地 
方没有甚麽灯光,应该不会给她们发觉我在这儿紧盯着吧?! 
 
  接下来的十多分钟,只见玲跟嘉嘉在谈笑,偶尔跟那男的有一句没一句的答 
着。看见那男带点失望的表情,不禁在心底飘过了一丝凉意。 
 
  不知是disco热烘烘的气氛,还是因为没有精彩镜头出现的关係,感到有点烦 
闷,转身便叫了瓶啤酒。 
 
  (才刚服了感冒葯,喝甚麽啤酒?!……妈的……管他……) 
 
  就在这时候…… 
 
  身旁一个女子:“嗨,帅哥,也请我喝支啤酒嘛……” 
 
  说话的是个看来比我年长两三岁,三十不到的女子。 
 
  (哈!我这副模样也称得上帅哥?!好吧,就请你喝啤酒。) 
 
  拿了两瓶啤酒,接着的是很样板的男女的士高对答:“你一个人吗?” 
 
  “常常来这玩吗?” 
 
  “以前是不是见过你?” 
 
  等等…… 
 
  从对答中得知她的名字叫菲。 
 
  鬈曲闪亮的头髮,好像洒上了点银粉。身上穿的是件紫蓝色,近来流行那种 
镶着闪光珠片的小背心。化装抹得颇浓,惹人瑕想的香水,还有那红红的口红。 
她说话的时候老是对着我娇媚的笑着,这却暴露了她眼旁浅浅的鱼尾纹…… 
 
  有种靡烂的味道……我喜欢! 
 
  (这种女人在床上最好玩……会有被她强姦的感觉……) 
 
  接下来的二三十分钟,便是跟菲胡乱的聊着,倒也谈得投机。当然我也没有 
忘记偷看玲的一举一动。 
 
  那个男生似乎受不了玲的冷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但这短短的二十分钟里又有其它两三个男生跑来跟玲搭讪,玲好像对他们都 
没多大兴趣。 
 
  (唔……玲倒很有吸引力啊!) 
 
  倒是嘉嘉老是咬着那个高高的男生不放,十足她的性格。而且看她跟那男生 
拥抱耳语的情形,似乎是溷得越来越热了…… 
 
      ※    ※    ※    ※    ※ 
 
  一时多了,disco的气氛高涨得很。 
 
  这时菲拉着我:“去跳舞嘛!” 
 
  心想玲这边没甚麽动静,便拉了她到舞池中去。 
 
  不知是这热烘的气氛,还是啤酒加感冒葯的威力,令我感到喉头乾乾的, 
其实最大影响应该是菲的关係吧! 
 
  她那蛇般的舞姿,闪烁的眼神,半开半合的红唇……再加上她那大小恰好的 
胸脯有意无意的在我胸前揩擦着……使得我心底热得把鑑视玲这个重要任务也抛 
之脑后,忍不住抱着菲的蛇腰,跳起贴身舞来。 
 
  菲的腰和屁股像是天生要来扭的,她的耻骨隔着牛仔裤把我的肉棒磨得硬挺 
挺。而当我把手放到她的臀上轻捏着,她也兴奋得轻轻的呻吟起来。 
 
  就在这要命的当儿,玲突然在我旁边擦身而过!! 
 
  (好险!她认不出是我!) 
 
  原来是起初见到的那个男生,又把她拉了出来跳舞。 
 
  (倒很有恒心嘛……) 
 
  我抱着菲,小心的调靠好位置,在离玲没多远的地方继续跳着我的贴身舞, 
一边看着玲的动静。 
 
  大概是溷得熟了,没多久玲己跟他拥着也跳起贴身舞来! 
 
  玲也是那种天生就会跳舞的材料,虽不是玲珑浮突的身材,但那二十三寸的 
腰衬着那挺挺的屁股扭得多好看! 
 
  玲的样貌谈不上十分漂亮,却有那种骚在骨子里的感觉。特别是那不太大的 
眼睛,咪起来时便令人想入非非。 
 
  以前跟她到disco去泡,已知她很易吸引男生的注意。这时加上她跟那男生热 
热的贴身舞,早已引来旁边几个男女的注目。 
 
  那男的似乎为此十分得意,他下半身更是死命的贴着玲在顶磨着!玲看来也 
很兴奋,面上泛着红霞…… 
 
  (不知……玲……会不会湿呢?!) 
 
  玲在这许多陌生人目光下跟别个男生跳着性舞,我这男友却无声无息的拥着 
刚结识的女子在旁偷看着,再加上菲不断的厮磨……这弄得我的心情真不知怎样 
去形容,却就是没有上前去阻止玲的意思…… 
 
  我只知这时汗已渗过了髮线,沿着我的面颊流下来。 
 
  我的手也偷偷的摸上了菲的奶子,惹来她在我耳边的一声嘤咛…… 
 
********************************************************************** 
  
(三) 
 
  当我正享受着菲那温软的奶子的,嘉嘉也走进了舞池。玲转身跟她耳语了几 
句,夹着几声嘻笑,嘉嘉便挥挥手走了。 
 
  (嘉嘉要先走吗?会不会……) 
 
  果然嘉嘉一走出舞池,便拉了那个高高的男生离开,说不定是要到情侣酒店 
开房了。 
 
  (嘿!这骚货,钓到了帅哥便急着要嚐嚐他的肉棒吗?!) 
 
  还在想像嘉嘉给那男生干的情景,玲这边原来已变得很激烈了。 
 
  玲换了个姿势,背对着那男生,屁股紧挨着那男生的下身在打圈。那男的双 
手紧紧地扶着她的腰枝,像是并不容许玲的屁股离开一丝一点。 
 
  菲这时也换了跟玲同一姿势,用她那肉感的臀部继续磨弄我的肉棒。 
 
  似乎她也注意到玲:“你怎麽老是看着那个女的?你认识她吗?” 
 
  “……唔……”我不置可否。 
 
  菲瞟了瞟玲,在我耳边道:“她……跳得好浪啊!” 
 
  听见了菲这话,我更感到喉头乾涸……啤酒加上感冒葯的效力好像真的在发 
挥了。周围的情况已不太注意到,看到的只是闪光中玲那起劲扭动的屁股,感到 
的是菲拚命地磨弄我已胀得发麻的肉棒……交叠起来,在我脑中却是那男生的肉 
棒贴着玲的股沟滑进滑出…… 
 
  迷煳地不知过了一分钟还是十分钟,我看到了我最不想见到的事:那男的吻 
上了玲的耳朵。 
 
  跟玲一起的日子已不短,我知道玲的耳朵最敏感,一给吻上就全身发软,只 
有乖乖躺着挨干的份儿。果见玲现在也给吻得软软的背靠着那男生,扭屁股的力 
度也好像没有了。 
 
  看那男的样貌老老实实的,倒很会把握机会。一手轻巧地把玲红红的脸扭过 
去,便把舌头送进了玲的小嘴。 
 
  我痴痴的看着他俩红红的舌头在交叠进出了好一会,才惊觉玲的一隻手已滑 
到身后,在那男的裤裆一下鬆一下紧的握着…… 
 
  (那男的……好像很有份量嘛……) 
 
  还未定过神来,那男的又已沿着玲的粉颈,吻上她的耳背,双手还不客气的 
托着玲乳房的下沿。再次被吻上性感带,玲的脸越发红得厉害,嘴唇半开半合的 
透着大气,双眼只剩下一线,还隐隐的露着水光。 
 
  以我对玲的认知,我知道她这模样,定是淫水已冲开了阴唇,冒出来了…… 
 
  (好……好像……太过了吧?!!) 
 
  忽听到菲对我说:“在想甚麽?他们要走啦……” 
 
  只见玲拉着那男生,急急地越过舞池,向侧门走去。 
 
  我也拉了菲:“走,有好戏看!” 
 
********************************************************************** 
 
  我拖着菲,不动声息的随着玲跟那男生出了侧门。这侧门外是条巷子,左边 
是连着大街,右边是拐到disco所在那大厦的后面。 
 
  在我意料之中,玲拉着那男的右转到那后巷里去。 
 
  我跟菲做了个不要作声的手势,蹑着脚也转进了后巷。 
 
  那后巷很幽暗,只有牆上一隻小灯泡。我在转角处灯照不到的地方便站定了 
身子,我前面有一堆竹箩杂物,心想应该不会让玲发觉到。 
 
  (现在回想起来,才发觉我老早已没有了揭破玲的意思……) 
 
  玲还没站定,已跟那男的激烈地拥吻起来。玲双手解开了他的裤子,把他的 
肉棒掏了出来。 
 
  亲眼看着女友握着别个男人的鸡巴,冲击真是不少,我脑中想的竟是:(那 
男的……很……粗大啊……) 
 
  菲这时竟也有样学样的拉开我的裤鍊,把我的肉棒也掏了出来,轻轻的套弄 
着,还在我耳旁小声的说:“你胀得好厉害呀……”说完还蹲在我身前,双手捧 
着我的肉棒,近距离的细看着,像是看着甚麽珍品似的。 
 
  回过头去,看到那男的带点粗暴地推高了玲的背心及胸围,搓弄了几下玲的 
奶子,便把玲转身过去,使她手撑着牆,翘起了屁股。他三扒两拨的揭起了玲的 
裙襬,褪下了她的白色内裤,这使玲的阴部暴露在灯光之下,阴毛在闪亮着,淫 
水似乎流得不少…… 
 
  (大腿内侧好像也有……) 
 
  玲不知从哪里掏了个避孕套出来:“要用啊……这个……” 
 
  那男的接过了,捏弄了几下,趁玲别过头去的时候,便偷偷丢到地上。屁股 
一挺,整根大肉棒已没入了玲湿湿的阴户内。 
 
  (这!怎麽成!!) 
 
  整晚迷迷煳煳的,这时突然清醒过来。正要跑出去阻止玲,才惊觉菲还蹲在 
我跟前,双手紧握着我的肉棒,使我寸步难行。 
 
  菲那涂得红红的嘴唇正扺着我那胀得发紫的龟头,从她纤幼的手指间还看到 
我肉茎怒张淫现的血管……这淫靡的影像使我又堕回肉慾的漩涡。 
 
  菲轻轻吻了一下我的马眼,用闪着駮黠光芒的双眼看着我,脸上带点嘲笑的 
笑容道:“她……是你女友吧?!” 
 
  我轻吒一声:“胡说!”便把龟头塞进她的红唇,她也卖力地吸弄起来…… 
 
  接下来的不知多少时间,又是脑中溷沌一片…… 
 
  看一下那男的大肉棒下下没根的插着玲的阴户,看一下菲的红唇紧套着我的 
肉棒含弄,看一下玲那在空气中颤抖的乳房,看一下菲的小手搓弄我的卵蛋…… 
 
  “啊……!”玲脚跟离地的掂立着,她那紧皱的眉头告诉我:她已到达了高 
潮。 
 
  那男的也叫道:“我……我要来了……” 
 
  却听见玲道:“在里面……来吧……是安全期……” 
 
  (原来……她……早就知他没有用套……) 
 
  只见那男死命的插多十来下,便紧抱着玲的屁股,把精液都洩在玲体内。 
 
  那男的把肉棒抽离玲的阴户,玲还在撑着牆,翘起屁股,感受着她那高潮的 
馀波…… 
 
  看着她那合不起来的嘴呼着气,那还在无意识地摆动的屁股及颤抖的大腿, 
我的高潮也来了…… 
 
  这个高潮的激烈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有点像电影里的慢镜……龟头暴胀 
得像要裂开来,密密的贴着菲嘴里的黏膜,紧紧的顶着菲的喉头…… 
 
  我只知精液真正涌出来的时候,是当我看到一滴乳白色液体,顶开了玲的阴 
唇,流了出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