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52)【作者:biohazrd】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52)【作者:biohazrd】
字数:11155

            第五十二章不水就难受

  我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看着妈妈,简直不敢相信这会是从妈妈嘴里吐出来的话。

  要知道不是其他人,是我的妈妈,我的妈妈啊,那个被誉为「灭绝界第一把交椅」,令整个市一中师生都无比畏惧的女校长。尽管妈妈升任校长了以后就不再兼任训导处主任了,可是纪律一样没落下,而且比以前还要严格了,毕竟妈妈成为校长了以后,少了许多掣肘可以行使的权力更大了,不用再去在乎太多。搞得我们学校里的那帮学渣们整天怨声载道,苦不堪言,每天来学校的表情都是苦兮兮的,仿佛被人蹂躏了千万遍一样。

  这样的妈妈居然主动提出帮我弄?即便上一次妈妈出差回来主动过一次,但那次也是我先提出的,况且还是借助了妈妈与我分离的思念之痛才得以功成。所以我内心的骇然可想而知。

  我还在想着妈妈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未等我反应,妈妈便把我从她身上推到旁边,然后突兀我就感觉到我的特殊部位受到了「袭击」。妈妈的小手不知什么时候竟搭在了我胯间,隔着睡裤在抚摸着我微微隆起的地方,前面就有说过我为了不让鸡巴顶着内裤过于凸显,我唯有用把龟头朝上用内裤的弹性压住。亦然妈妈摸到了我的肉棒的轮廓,然后顺着线条贴着我的小腹上下用手摩擦着。
  全程我的表情几乎僵住不知所措,愕然地任由着妈妈随意施为。连好几次妈妈摸到了我的敏感部位,我都依然没有反应,实在是被妈妈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我的睡裤连同我的内裤被妈妈一起扒了下来,没有束缚后我的大屌瞬间弹了起来,恰好拍到了妈妈的小脸上,把妈妈吓了一跳,她没想到我居然勃起到这种程度。

  对于妈妈来说,她经历过的男人就只有两个人,自然而然地拿爸爸的与我作对比。但是相比于我才受到丁点的刺激就硬成这个样子相比,爸爸就逊色太多了,每次都不知道要弄多久才能完全勃起,有时干脆就半硬半软地就插入了。

  当然了,这一方面是爸爸上了年纪的原因,另一方面嘛,则是妈妈她自己,从她和爸爸结婚以来每次行房都是一成不变地躺在床上,任由爸爸施为她却没有丝毫的配合,或许刚开始还会因为妈妈的身材有兴致,但这么多年放做哪个男人都会索然无味的。

  爸爸会被刘惠英勾引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亦然此刻的妈妈并没有想那么多,她只是知道儿子的家伙比她丈夫要出色太多了,出色到连她看着都不自觉起了反应,妈妈的性格注定了她是一个女强人,对性爱不会太过上心,在妈妈认知里性交不过是妻子的义务,和为了繁衍下一代的定义。可是她的这种认知却在和儿子的那一次意外中被打破了,那种深彻灵魂的畅快感她到现在都还记得。直到现在每一次她见到儿子的大肉棒,她都难以平静。

  妈妈尝试伸出手握住我的根茎,尽然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接触这根大肉棒了,可是每一次都被这股炙热的滚烫吓到,仿佛就像是一根烧红的铁棍,炽热的温度顺着手心传了回来,娇嗔的芳心忍不住被其牵动。妈妈竟感觉有些不自禁地口干,脸上浮现出了两片红晕。不知道过了多久,妈妈依旧握着我的鸡巴光是看着不动,我也不敢嘘声,尽管下身硬到生疼我也只好忍着。

  妈妈眼里的精芒不断闪烁着,似乎在做着天人交战,也不知道是妈妈哪边的思想胜出了,就在此时妈妈忽然张开小口,把我的龟头含进嘴里。湿热的气息瞬间蔓延至我的全身,我只感觉到浑身的毛孔爆炸开来。不止的是妈妈好像没有前几次那么羞涩了,吸吮起我的鸡巴也比前几次要熟练得多,看得出妈妈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抗拒,似乎有些开始适应帮我口交了。妈妈鼻子呼出的热气,一边用舌头轻轻刮着阴茎的表面,一边暗自心惊,这根东西好像比之前又大了一点点。她知道儿子正值长身体的时候,生殖器发育变大是很正常的,但问题是她儿子的本钱已经够大了,将来若是再大哪个女人受得了啊?她不由得想到如果是她的小屄,能容纳得了这么大的东西吗?旋即妈妈吐出了我的鸡巴,表情浮现出一丝的慌乱。
  妈妈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没羞没臊的,居然想着用自己的小屄来印证儿子的「粗大」,只是暗忖她的不争气,不单止用嘴帮儿子做这种羞死人的事,没有一丝的愧意,心里还想着儿子的鸡巴能不能插进她的腔屄里。甚至乎含着儿子的大鸡巴她竟没觉得反感了。

  「哦……」我舒服得叫了出来。「妈妈你什么时候学会用牙齿啦?哟西……」适才妈妈竟然也跟温阿姨一样,用牙齿轻轻刮着我肉棒表面,不同的是温阿姨刮的是我龟头与龟身凹陷的沟槽位置,妈妈刮的是我龟头顶端,这难言的酸麻感简直让我差点喘过气来。

  听到我的话,妈妈停下动作,紧张道:「怎么?刮痛你了吗?」。

  她不能不紧张啊,阴茎是男人最脆弱的部位,稍微一个不好或许这辈子就完了,她刚刚也不知道怎么了,用舌头舔得有点累了,便试了一下用牙齿。妈妈想着只要不太大力应该没什么问题,却是我这么一说出来,以为是她弄伤我哪里了。
  「不是,妈妈你好会弄哦,我刚刚差点就射了」

  「呼」,见我说没事,妈妈释下心来瞟了我一眼,强自压下狂乱的心跳,「算是你便宜你了,你爸爸求了十几年我都没给弄过,却被你这小混蛋接二连三地……」

  「接二连三地什么啊」,可能是见妈妈放开了,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于是,本就十分敏感的妈妈,经我这么一言语挑逗,当即「唰」的一下禁不住恼羞成怒地在我的大腿上狠狠地来了个三百六十度旋转。

  「你再说,再说你就自己来」

  「别别别,妈妈我错了还不行吗,你继续吧」我捂住已经变作紫青色的大腿肉,眼泪都快流出来,即又听到妈妈的话,连忙挤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赔笑道。我终于知道自作孽不可活是怎么由来的了,明知道对方是妈妈,还非要作死,这不nozuonodie了。

  见我这幅要死不活的样子,妈妈微微一笑,算是原谅我了。旋即继续弯下身舔弄那一根坏东西了。不得不说妈妈的领悟能力实在是太厉害了,仅是一会儿,她就掌握到了牙齿的力度,尽管没有温阿姨专挑我的敏感点含的舒服,可是妈妈亦是不差,她就专攻我龟头上马眼的小洞口,更让我震惊的是,妈妈居然举一反三地利用某一颗牙齿比较细尖的地方,微微探进我马眼的洞口里面,虽然能插进去的程度不深,可是我马眼里从未受过外力入侵过,当即我便感受到比之寻常十倍的刺激。

  这是连「身经百战」,拥有醇熟技巧的温阿姨都没有做过,换而言之妈妈创造了口交的新境地。不过有限制的是妈妈的这种技巧只能用在我的身上,毕竟这种技巧需要男人的阴茎龟头要特别大,才能勉强让牙齿微微探进去,没有我这般本钱的,马眼是没办法容纳得了牙齿的尖端的,即便是一小块尖尖的地方,没办法马眼先天限制太小了。

  「呜呜呜嗯嗯嗯」妈妈帮我口交了许久,有好几次我都想要射了,却被我生生用转移注意力大法忍住了。

  这也令到妈妈有些不耐烦了,「怎么还没射,我嘴都酸了」。

  「快了快了」,我当然不会告诉妈妈,是我故意想要妈妈帮我吹久一点,能让我享受多一点妈妈小嘴的温暖服务。

  「妈妈,不如你用胸部帮我吧,或许我会快一点」。我突兀生出一道念头。其实我对妈妈的奶子早就垂涎三尺了,妈妈房间的灯光偏向柔和,亦然妈妈在帮我口交前并没有把胸前的纽扣扣回去,在躬着身子含着我鸡巴的时候,两只硕大的肉球从睡衣里垂了出来,随着妈妈身体幅度的摆动,两只大白兔不断地在我眼前摇晃,特别是在柔和灯光的衬托下,妈妈两只雪白粉嫩的美乳简直能反映出光来,两粒嫣红的葡萄更是点缀在白巧克力蛋糕里的草莓,怎么看怎么诱人。
  好几次我都想伸出手去揸妈妈的乳房,可是又怕抓了后妈妈不愿意再继续帮我含,陷入了两难的抉择。如今等了好久终于抓到了机会向妈妈提出来,我还不好好蛊惑妈妈?不然怎么对得起我憋了这么久?果然时机抓得对,天下尽可唾手可得。妈妈沉默了一下,觉得反正又不是没帮我用奶子弄过,能快点弄完就快点吧,不然再弄下去她指不定一个不小心忍不住就被这小坏蛋得手了,毕竟她现在连握着这根大东西都抑制不住往那边想了,在发展下去那还得了?

  于是妈妈揉了揉自己的乳房,颤巍巍的两个大乳球随着妈妈匍匐下身子,受到地心引力的牵引落了下来,而我的肉棒旋即便被两块软肉夹攻,硕大的肥乳一下几乎淹没了我的阳根,连头都冒不出来,可想而知妈妈的巨乳有多么恐怖了,我这种「本钱」都被埋没,换作其他人怕是连阴毛都看不到了。

  即便有过好几次乳交的经历,妈妈都还是没能摸索到技巧,或许是知识量有些缺乏吧,只能靠着本能地用奶子帮我搓。可耐不住妈妈的奶子大啊,如果说口交是全然靠技巧,那么乳交靠得的就是本钱了,以妈妈的巨乳就是什么技巧都比不上的,天赋使然没办法,不然人家怎么会说能得到成功最关键的是那百分之一的天赋,是其余的百分之九十九怎么努力也努力不来的。

  能想象得到被妈妈这般的巨乳夹在中间的感受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极富弹性的乳肉,柔软温润的感觉覆盖了我整根肉棒,这种冲击是旁人无法体会的。尤其是才刚冒头的龟头即刻就被妈妈捕获住,搅舔到了嘴里。

  仅仅不到五分钟,我就忍不住破功了,精液从马眼中激射而出,妈妈措不及防之下被我一炮射进了喉咙里面,逼得无奈妈妈唯有放开了我的龟头,没有了阻隔后,我的鸡巴仿似化作了冲天炮,精液一波接一波朝着天花板射了出去,全然落到了妈妈胸部上。雪白的乳峰被一股乳白色的液体沾满了一层厚厚的黏稠,妈妈则是完全滞呆了,过往她何尝见过这种场面,前几次被我强硬抵住嘴巴,精液大多都射进了妈妈口里,这次却是没想到我没有了阻隔,会是这么可怕的。
  哪有人射精会射出一米高的,差点就碰到天花板了。还好没沾到,不然想清理掉都困难。妈妈稍微愣怔过后,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射完精只顾着自己舒服就不管事的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跟一具死尸似的,她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我拍死。
  旋即妈妈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自顾自地走出房间,打算去卫生间清洗一下。毕竟一整个胸部,两只大奶子还有脸上下巴统统都是我的「杰作」,光靠纸巾擦是擦不掉的。

  无奈之下妈妈只有重新洗澡了。热水滑落过妈妈的肌肤,拍打在妈妈的脸上,心里却是压抑不下去的火热。都怪那个小混蛋,摸她的奶摸得这么舒服,让她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

  正是因为这样为了不继续下去酿成大错,她才会主动提出帮那个小混蛋弄出来。谁知道舔着舔着她身体还是产生了反应,不由得变得酥软,两腿之间更像是有一只蚂蚁在撺掇,弄得她不断地在摩擦着自己的两腿,也幸好当时那个小混蛋光顾着享受没有注意,不然她就丢脸丢大发了。想到此妈妈的脸色就一阵潮红,暗道肯定是上辈子欠了这小混蛋的,这辈子回来讨债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傲然于世的峰峦,回忆起被儿子揉搓时的情景,与被丈夫抚摸的感觉不同,儿子的温柔爱抚,令她不知为什么好有感觉好舒服,两只乳房都感到胀胀的,尤其是乳头被儿子捏在手中,全身都好像被十万伏特电击一样。
  就这样幻想着,水流浸透了妈妈的美满酮体,不知不觉泛起了些许红晕,慢慢的妈妈揉搓着自己乳房的芊芊玉手情不自禁地滑过如同婴儿般娇嫩的肌肤,伸往了她两腿之间的禁地。一片片茂盛的黑森林,因浸湿在水流中的缘故凑到了一块,远远看过去毛绒绒阴毛全都竖了起来,仿似一只小刺猬好不诱人。然而妈妈并没有理会她竖起来的阴毛,而是直接穿过了阴阜落到一块渗着蜜汁的桃源。
  妈妈的手指轻轻划过最上面的两片柔软,无意间触到了一颗凸起的硬点,仿佛顺从了某种指引,妈妈的食指一下子就触碰到这一硬点。

  「嗯……」突如其来的触感让妈妈止不住发出一道呻吟。

  似是知道了这一硬点可以令她舒服,于是妈妈的食指便停留在了硬点上,若是有个看过AV的宅男在此地,必会认出妈妈接触的硬点正是女人的阴核。妈妈的食指和中指开始轻轻地揉动着那一凸起的阴蒂头,亦然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妈妈她的阴蒂头已经冲破了阴蒂包皮的包绕。

  当即妈妈感觉到无比的刺激,比之儿子掐住乳头还有舒服,这股难言的美妙让她脑袋一空。根本没有意料到她此刻正不断地发出「嗯嗯」的低吟,这种令她无比羞耻的叫声。

  骤然间妈妈感到自己的身体与灵台一空,没来由的一阵颤抖,一股强烈的热流倾洒了出来,喷在了她的手上。尽管妈妈在水里,可是这股水比之洗澡的热水还要烫,瞬即也把妈妈冲醒了过来。从适才的状态中恢复的妈妈,顿然看见自己一只手搓着自己的巨乳,一只手揉着自己的阴户的羞人动作,羞赧得她马上抽回了双手,只是妈妈这么一动作,身体仿佛失去了支撑无力地垂软在浴室的地上。
  妈妈很想再站起来,只是身体根本使不上力气。暗忖她先前到底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地就跟魔怔了一样,居然在摸自己……这种被抽空的无力感,她仿佛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体会过,而且不止一次两次……

  妈妈艰难地打开了自己的双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私处,沾满的水迹不知淫水还是自来水,一簇簇的阴毛捆成了一团。

  她这辈子几乎不曾自慰过,没想到第一次自慰会是这样的情况,还是在帮儿子口交过后情不自禁,甚至她刚才自慰时脑海里出现的人影,竟不是她的丈夫而是她的儿子。这让陈淑娴一时间箴言。良久,感觉到身体不再乏力了后,关掉花洒的水流,幽幽地用毛巾擦干身上的水渍,换了身睡衣稍微修整便走回了房间。只见我一副不知世界变迁地躺在床上,还在回味着适才余韵。

  妈妈走了过来,看到我这幅模样,尤其是下面那根东西还嗷嗷挺立着,就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

  「小坏蛋」说着妈妈拍了拍我的肉棒,见我没什么反应,无奈叹了一口气,坐到了我的身旁,从床头柜面上的抽纸中抽出了几张纸巾,细心地帮我擦拭了起来。一边帮我把精液还有未干掉的唾液痕迹轻轻地擦掉,一边回想起当初我小时候帮我洗完澡后,她也是这样细心地帮我擦拭着身子。

  只是那个时候我的鸡鸡就豆丁点大,哪有现在的跟条烧火棍似的,妈妈表情复杂地看着这根大东西,暗道以后都不知道会祸害多少姑娘呢。

  想到这妈妈突然没来由地伸手往她两腿之间滑过,或许她也不例外吧……
  对于儿子的小心思她是心知肚明,但她何尝不是在装傻,一而再再而三地纵容儿子对她的肆意妄为,帮儿子口交,乳交……甚至除了最后的阵地没有被儿子攻克以外,她全身上下几乎都被儿子看过甚者摸过,如果算上那一次意外,连她的阴道深处都有过儿子的痕迹。她如今还算是个为人母亲吗?

  如果没有她的纵容和默许,儿子不会有这样的胆子,也许她也在期待着什么吧……

  收拾了一下心情,将手里沾有精液的纸巾丢进了房间的垃圾桶里,随后帮我把裤子拉上,顺便把被子盖好,妈妈拉起了被子的一端钻了进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睁开了眼睛,其实从刚才妈妈去洗澡开始我就没有睡着,妈妈帮我擦拭鸡巴的神情同样落到我的眼里,那一刻妈妈脸上浮现的柔情,让我微微讶异之余更多的是触动。也让我更加下定决心,坚决了我守护妈妈的决心,一定不能让妈妈受到伤害。

  妈妈睡觉的样子十分宁静,脱掉了平时沉重的黑框眼镜之后,少了这一层束缚,我发觉不带眼镜的妈妈多了些女人味,粉扑扑的俏脸此时没有了寻常训斥我时的寒霜,看上去可爱极了的说。

  要是妈妈以后都不再给我冷眼多好,算了吧这种事情想想就好,当即我便对我拥有这样的想法嗤之以鼻。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有受虐狂的特质,明明整天被你又打又骂,时不时还要当你的出气包,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上妈妈你了」,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爸爸的事情我该怎么开口?还是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我现在也只能把会造成妈妈的伤害延后少许了。

  「不管将来会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妈妈你的,即使爸爸……不要我们,我亦是会陪在妈妈的身边」。不知是不是想到了爸爸有可能会被刘惠英那个女人抢走,彻底抛弃我和妈妈而去,我就忍不住一阵哽咽。我心里默许着,「我爱你,妈妈——」。

  接下来的几天,几乎一有时间我就往市北边跑,蹲守在爸爸入住的松茂宾馆外面,好几次我都有看见爸爸与刘惠英那个女人同出同进。

  特别是刘惠英那个女人,每次见到都是不同的装扮,唯一不变的是那一双细腿上永远都套着性感的透明黑丝袜,让我回想起在这女人的家里发现的一大堆情趣内衣,不知道在这动人的身姿下会不会隐藏着一副让人喷火的美景?加上脸上化着淡淡的妆,配合她与生俱来的狐媚娇态,虽说挽着爸爸的手臂,可是都几乎把爸爸的手按到她的胸部里面去了,走起路来那挺翘的丰臀一扭一扭的,简直是诱死人不偿命。

  走在街上几乎所有男人的目光都投注在这女人身上,而这女人仿佛也很享受这样的目光。

  我在不远处暗骂了一声骚货,尽管我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美妇的屁股。人不都这样吗,嘴上说着义正言辞的话,行动上却是很诚实。说到底不过是嫉妒罢了,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亦然我每一次看见爸爸和美妇出来,我都察觉到爸爸在细微上的变化,如果说在几天前爸爸还有些不愿意,那么现在的爸爸被美妇用胸部蹭着手臂,除了有些不自然以外,已经没多大抗拒了。

  虽然我猜到爸爸会沦陷的,不过没想到爸爸会沦陷得这么快,才几天的功夫呢。暗诽刘惠英这个女人的手段的厉害,以爸爸的能耐根本逃不过她的手掌心,彻底沦陷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的跟踪有什么意义,都知道了爸爸出轨的事实,还有刘惠英这个女人的手段了,可能我就是不死心吧,想看看爸爸会不会为了我和妈妈扛住诱惑,但现在看来机会渺茫。

  望着爸爸与刘惠英簇拥在一起仿似一对夫妻的身影,我不禁有些唏嘘,有种说不出的空悲感。

  我看向天空流过的白云,心想,我们这个家会何去何从?尽管我现在能隐瞒一时,但我是隐瞒不了一世的,总有一天所有的谎言都会被揭穿,到时失去支撑的家也只有走上支离破碎的道路。

  唉……除了叹息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时间一日接一日的偏移,很快的一个月又过去了,再次迎来了月考。这是我初中生涯最后的一次月考了,因为再有一个月就是中考了,那会是我人生中的第二个转折点,小学升初中时我已经错失了一次,也让妈妈为我蒙羞,还顶着众人的非议帮我开了后门让我能进去市一中就读。
  作为堂堂市一中校长的儿子,一次也就算了,若是次次都要让妈妈帮我走后门我才能有书读,这让人家怎么说?堂堂一个校长连自己的儿子都教不好?所以这一次我打定了主意,就算不为了我自己,也要为妈妈争一口气。顶着这样的压力,我几乎抛开了所有的杂念,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学习当中。

  不知道是不是我认真学习的态度打动了妈妈,这些天晚上我几乎都跑到妈妈的房间睡,妈妈居然都没有拒绝,若说一次两次可能是妈妈的恩典,但天天如此,证明妈妈并不抗拒跟我大被同眠,能够天天抱着妈妈这样丰腴的美妇睡觉,这可是长久以来的梦想。

  尽管自那以后就没有和妈妈发生过什么,不要以为是我中规中矩,实在是学业过于繁重,我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情去想其他的,饱暖思淫欲,首先我得搞定我目前的窘境,才有心思去淫欲啊。虽然上一两个月以来我的成绩进步了许多,可是顶多是从吊车尾升到中上游的位置,而且七科成绩还不怎么平衡,像我的英语简直惨不忍睹,唯有语文有些看头,其余勉勉强强过得去,但距离市一中的中考分数线依旧有很大一段距离呢。

  毕竟市一中乃是省内名列前茅的重点级中学,分数线也是名列前茅的很,作为曾经的学渣,市一中的分数线一度是我望尘莫及的数字。连学霸都不一定能轻视,可若是考上了就等于拿到了一张名牌大学的通行券,市一中每年的升学率高得惊人,除了是妈妈的政策以外,更多的是耐不住学霸多啊,汇集了整个市级以下所有乡镇的学霸,升学率能不高才怪。

  为了补回我过去丢掉的功课,我可谓是煞费了苦心,好在初中的内容不算太难,只要听过课都能看得懂,现在我算是有些感谢妈妈对我的严厉,上课一个不专心就被妈妈拉到训导处,导致我除了听课根本不敢有其他的妄动。才让我现在得以轻松一些,不必再去一点一滴地重温课本的内容。

  即便如此我还是追赶得很辛苦,毕竟很多内容要学懂很容易,要举一反三地运用到考试的题目上面去就很难了。现在我每天一回家吃完饭就马上躲到房间里,学习到很晚才去洗澡睡觉,一躺到床上就睡得跟死猪一样了。就算妈妈再诱人,我也得有余力才行啊。

  中考将近,最后一次月考迫在眉睫,学校里到处都蔓延着一股紧张的气氛。只要心里有点打算的都开始认真了起来,就算考不上市一中考上市二中三中也是不错的啊。要知道现在的情况可不同往前了,以前或许还可以作作弊,打个大红包给监考老师让他放点水啊,考不上还能走走后门靠靠关系,许多家境不错的在小考时就是这么做的,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学渣进来市一中的大门,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呢。

  而自从妈妈上任了以后,对学生的管理系统重新整治了一遍,想要再掺杂水分进去可谓是千难万难。大家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也都为自己将来开始做谋划,处于中游抓紧时间抱佛脚拼命努力,学霸则是作壁上观,不过也没有放松,谁都有失手的时候,谁知道会不会轮到自己,加强巩固才是王道。

  至于学渣自知学习是赶不上的了,唯有做好其他出路打算的准备。妈妈给予这些学渣们太多的噩梦了,即使能考上他们都不打算再继续在市一中读下去了,起码在其他学校他们还能有一条活路,在这里则是每天都在煎熬。想想一群没心思读书的家伙,被强迫坐在教室里,不能玩手机也不能开小差,随随便便就会通知家长。这种日子是学渣过的吗?简直就是地狱。

  这不,我的至交好友,基友加死党的徐胖子,正在向我哭诉着我妈妈的惨无人道,让他完全没有了后路,连条活路都不留给他。「枫少,枫哥,救我啊」在学校操场的某个角落,一个肥壮的物体正在抱着一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的哥们大腿,发出傻猪般的哭喊声。额,可能也没有那么英俊啦,不过气宇轩昂是必须的。

  这里是我和徐胖子最喜欢来的地方,阴凉通风俨然吹水打炮不二去处。有事没事我就跟徐胖子来这里吹着风打打嘴炮,人生一大享受。然而今天显然徐胖子是没有任何心情打嘴炮了,他现在都不知道怎么死好呢,温阿姨下了军令状order,要徐胖子一定得考上市一中,如果考不上下学期的零用钱就不是减半那么简单了,直接咔除掉只剩下一个月一千块,尽管对我来说一个中学生一个月能有一千块零用钱俨然是件不敢想象的事情,但对徐胖子来说这一千块还不够他吃零食的呢。

  作弊无用,后门失效,对徐胖子来说俨然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没有任何办法之下,他唯一能指靠的就只有我这个死党了。

  可是我也自身难保,虽说这段时间一直拼了命学习了,但我心里还是没底。学渣当久了,早已把我对学习的信息消磨殆尽了。

  见无法拜托这死胖子的纠缠,只好无奈道:「你叫啥都没有用,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我怎么帮你?」

  「如果只是月考还能去偷试卷,但中考是全省统一的考试,试卷只有在考试当天才会从教育局发送到各个考场点,难不成你要让我跟你去打劫运送考卷的车子不成?」

  「这我当然知道,可是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你妈妈是市一中的校长在教育局那边挂钩着副局长的职位,应该会有一些线索的吧,就算没有全部的题目,有几道也好啊,起码能增加一些把握」,听到我有些松口,徐胖子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道。「中考不是高考,在题目保管方面应该不会太过严格的吧」。
  「我靠,你要死啊,居然又要我去做这种事,你想害死我吗?」,若不是看见这死胖子一团肥肉还要在地上翻滚着抱我大腿的份上,我真想一脚踹死他了。
  「要死你自己去死好了,你爸爸不是省卫生厅的什么厅长书记吗?以你爸的影响力弄份中考考题应该不难吧」。

  「是不难啊,可是我妈先一步知会了我爸,让所有人不得帮助我作弊」,徐胖子为难道。「这次我妈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对我这么严格,完全不给我留条活路」。

  「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最亲爱的枫哥,你不会见死不救吧,我要是死了你就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聪明又可爱的小胖子为你斟茶递水前呼后拥了」

  「滚,你什么时候给我斟茶递水前呼后拥了?」

  「枫哥,你不能这么说啊,虽然我表面没有表露出什么,但是我心里一直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一发不可收拾。而且要是我的零用钱没了,以后我们就只能看网上的盗版转载了,你能忍受那种没有珍藏的日子吗?」,徐胖子深情地说道,配合那做作的眼神,妈的恶心死我了。

  我发誓我真的好想一脚把这死胖子给踹死。「没有就没有呗,反正我最近也没有时间看」,我很想说,若是我想要我还可以去找你娘,你妈的美熟肉可比AV里的女优好多了,而且是真枪实战,比只能对着屏幕意淫好多了。

[ 本帖最后由 leeleisurely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